HKSecWiki新股資訊 2021年12月06日

文|張夢依

編輯|陸佳

繼今年6月一傢遊戲公司於A股上市後,年內又一傢遊戲公司準備登陸香港資本市場。

11月25日,《最強蝸牛》的開發商青瓷遊戲有限公司$青瓷遊戲(06633.HK)$通過港交所聆訊,中金公司及中信證券為其聯席保薦人。

自成立以來,青瓷遊戲曾推出多款口碑佳作,如《不思議迷宮》、《提燈與地下城》等等,其中知名度最高的莫過於2020年上線的《最強蝸牛》,該遊戲一經上線便引爆遊戲市場,10天流水就超過瞭1億元,成瞭公司最大的搖錢樹,為公司貢獻的營業收入一度超過九成。

“吸金能力”瞭得的青瓷遊戲身後還站著一眾遊戲領域的大佬,據瞭解,該公司創始人曾就職於上市遊戲企業吉比特,而在今年4月,青瓷遊戲還獲得來自騰訊投資、阿裡巴巴和嗶哩嗶哩的3.03億元人民幣戰略融資。

不過,伴隨著招股書的披露,該公司盈利能力下滑,收入結構過於單一的隱憂也逐漸暴露。

去年營收暴漲13倍,阿裡、B站紛紛押註

青瓷遊戲的創始人為吉比特原高管楊熙,2012年,加入吉比特的第八年,楊熙離職創辦瞭青瓷遊戲。青瓷遊戲的發展壯大,離不開老東傢的支持。創立之初,吉比特便成為青瓷遊戲的第二大股東,為其提供資金彈藥;還將吉比特大廈的辦公室租借給青瓷遊戲。

(圖片來源:蘋果應用商店截圖)

在吉比特的支持下,2016年以來,青瓷遊戲便推出瞭《愚公移山3—智叟的反擊》、《不思議迷宮》在內的多款爆款遊戲。在這些遊戲作品當中,成績最亮眼的莫過於2020年推出的《最強蝸牛》。

該遊戲一經上線便引爆遊戲市場,上線10天流水就超過瞭1億元。隨後該公司於今年推出的新作《提燈與地下城 》也業績斐然,也是上線首月流水就突破瞭1.85億元,並躋身iOS暢銷榜TOP6。

靠著《最強蝸牛》這款現象級作品,青瓷遊戲賺得盆滿缽滿,在2020年以前,青瓷遊戲的收入表現可以說是“姿色平平”,2018年、2019年,青瓷遊戲的營業收入分別為9842萬元、8870萬元,凈利潤分別為2622.9萬元、2556.6萬元。

但從2020年開始,公司收入和利潤出現爆發式增長,分別達到12.27億元、1.19億元,其中收入增長瞭近13倍,凈利潤同比增幅也高達367.14%。而到2021年上半年,青瓷遊戲出現虧損,實現營業收入和凈利潤為7.63億元和-9378萬元。青瓷遊戲表示,業績虧損主要系可轉換可贖回優先股的公允價值變動達到瞭-3.38億元。

青瓷遊戲亮眼的業績表現也與移動遊戲市場的快速增長密不可分。隨著手機用戶滲透率不斷提高,娛樂消費習慣轉向移動設備,中國的移動遊戲市場也成為中國遊戲市場中發展最快且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細分市場。

數據顯示,中國的移動遊戲市場從2016年的972億元增長至2020年的2396億元,年復合增長率高達25.3%。在行業利好的背景下,業績飛奔的青瓷遊戲很快吸引瞭資本和互聯網巨頭的關註。今年4月,青瓷遊戲獲得來自騰訊投資、阿裡巴巴和嗶哩嗶哩的3.03億人民幣戰略融資,一個月後,這三傢公司以及博裕資本又分別以1.01億元認購瞭公司增發的新股,截至目前,這三傢公司分別持股4.99%,博裕資本持股1.87%。

靠玩傢買道具能走多遠?

按遊戲類型劃分收入,青瓷遊戲的收入主要來自於《最強蝸牛》這款遊戲。招股書顯示,2020年、2021年上半年,這款遊戲在營業收入中的占比分別高達95.34%、70.51%。僅2020年,《最強蝸牛》就為青瓷遊戲帶來瞭11.7億元的收入。但過於單一的收入來源,也會加劇青瓷遊戲收入的不穩定性。而且每一款遊戲都有自己的生命周期,一旦到達淘汰衰退期,玩傢人數和遊戲產生的收入都會下降。

“手遊大部分壽命沒那麼長,像《最強蝸牛》這類放置掛機遊戲大部分是RPG類型,主要玩法是劇情主線,角色養成,比較容易過氣。不像王者榮耀這類競技遊戲,玩法在於對抗性,其獲得樂趣的方式是跟其他玩傢的對抗和互動,而玩傢是真實的,也就是每一局遊戲都是不一樣的。”一位資深遊戲玩傢表示。

(圖片來源:《最強蝸牛》官網截圖)

就遊戲細分領域而言,《最強蝸牛》這類放置掛機遊戲也並非最熱門的遊戲品類。據觀研天下數據,手遊可以分為不同類型,其中用戶使用數量最多的是休閑益智、MOBA、射擊、棋牌等。RPG類型總體而言比較小眾。

這一點也反映在月活數量上。極光數據的一份報告顯示,王者榮耀、和平精英、開心消消樂分別占據手機遊戲月活前三名,其9月的MAU分別為1.49億、7499萬、5567萬。

而《最強蝸牛》從2020年6月到12月的平均MAU僅僅為440萬,和頭部熱門遊戲有明顯差距,而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該公司所有遊戲的平均MAU僅為370萬人。

對此,青瓷遊戲也表示,“我們大部分收入源自少數標志性遊戲,包括《最強蝸牛》、《不思議迷宮》、《提燈與地下城》、《阿瑞斯病毒》及《無盡大冒險》,該等標志性遊戲分別貢獻總收入超過90%。”該公司還表示,預計現有及未來的標志性遊戲將繼續貢獻大部分收入,倘若該等遊戲的玩傢人數下跌,或這些遊戲有任何不利變動,公司的業務、財務狀況及經營業績可能會受到重大不利影響。

更令人擔憂的是,青瓷遊戲的收入方式也十分單一,絕大部分源自銷售遊戲內的虛擬道具,其收入是否可持續很大部分取決於能否有更多玩傢購買遊戲道具。青瓷遊戲也坦言,“我們無法保證虛擬道具收入模式繼續具有商業可行性。倘若無法通過虛擬道具的收入模式有效獲利,可能對業務造成不利影響。”

事實上,盡管青瓷遊戲已經推出瞭《最強蝸牛》這一標志性作品,並且仍在不斷研發新遊戲,但該公司的盈利能力卻在下滑。招股書顯示,2018年、2019年、2020年以及2021年上半年,青瓷遊戲的毛利率分別為78%、77.5%、78%、76.8%和75.30%,同期凈利率分別為25.26%、22.12%、8.5%、12.29%。

網遊生意不好做瞭?

就在青瓷遊戲沖刺資本市場之際,手遊行業也迎來瞭前所未有的監管升級態勢,這也令青瓷遊戲的未來面臨更多不確定性。

今年8月,教育部等六大部門發佈《關於進一步加強預防中小學生沉迷網絡遊戲管理工作的通知》,該通知進一步收緊瞭對未成年人玩網絡遊戲時長的限制,從實名制、限制消費等方面遏制未成年人沉迷網絡遊戲。9月,國務院發佈《中國兒童發展綱要》,要求實施統一的未成年人網絡遊戲電子身份認證,完善遊戲產品分類、內容審核、時長限制等方面的監管措施。

另外,在遊戲內容方面,網絡遊戲版號的監管政策也在持續收緊,今年9月8日,中宣部、國傢新聞出版署等部門約談騰訊、網易等重點網絡遊戲企業和遊戲賬號租售平臺、遊戲直播平臺,隨後網絡遊戲版號的審批流程開始變慢。自從7月22日披露一批遊戲版號審批名單以來,已經三個月多沒有發放新一批的遊戲版號。

中泰國際認為,上述監管措施或將給行業帶來短期陣痛,版號審批生變將導致部分遊戲面臨延遲上線或內容調整,影響收入預期,亦將考驗現有遊戲公司的運營能力。

此外,網絡遊戲市場也是一個高度集中的市場,中泰國際數據顯示,龍頭企業騰訊控股的市占率超過50%,網易市占率超過20%,位居市場第二名,遠遠高於其他遊戲企業,且市場集中度還在不斷上升。

龍頭企業的競爭優勢十分明顯。數據顯示,在2020年上市遊戲公司中,僅有騰訊控股和網易收入超過400億元。除此之外,三七互娛和世紀華通收入超過100億元,其餘遊戲公司收入均未突破百億元的局面。

網遊行業一直是互聯網大廠的搖錢樹之一,其中超級頭部騰訊具有天然的流量優勢。極光數據的一份研報表示,騰訊系用戶體量占領手遊行業超半壁江山,其流量具有明顯的賬號體系優勢,很大一部分用戶均來源於微信和QQ。

與此同時,各傢互聯網大廠也在自研或代理多款人氣遊戲,展現出瞭較強的研發和運營能力,這也對青瓷遊戲的未來發展形成挑戰。

今年9月,網易遊戲改編自哈利波特IP的手遊《哈利波特:魔法覺醒》取得耀眼成績,上線之初,該款遊戲一度登上多個應用商店排行榜首位,根據網易發佈的三季報,該款遊戲曾登頂iOS暢銷榜長達一周,目前依舊保持在暢銷榜TOP10之列。

(圖片來源:蘋果應用商店截圖)

另一方面,字節跳動於2021年4月上線的《航海王熱血航線》,五天就流水破億元,五月時,其流水僅次於在《王者榮耀》《和平精英》《夢幻西遊》和《三國志·戰略版》等大熱遊戲,且高於《原神》、《萬國覺醒》等明星遊戲。

同時,在出海遊戲方面,字節跳動也表現優秀,旗下的手遊《RO仙境傳說:新世代的誕生》自6月份在東南亞地區上線以來,分別在泰國、印尼、菲律賓登上iOS免費榜及暢銷榜榜首。根據App Annie估算,該遊戲在7月斬獲瞭東南亞市場iOS和Google Play遊戲收入榜第二名。

在行業監管加碼、競爭環境加劇的背景下,青瓷遊戲能否保證收入穩定增長,持續研發爆款新作,仍要打個問號。

本文由《財經天下》周刊旗下賬號AI財經社原創出品,未經許可,任何渠道、平臺請勿轉載。違者必究。

Was this helpful?

0 / 0

為這個公司/經紀人進行評等!
[評等總次數: 0,平均評等: 0]

本文链接: https://hk.hksecwiki.com/news/hkp107370401103876/
HKSecWiki香港券商百科整理发布,香港证券开户请访问hksecwiki.com

發佈回覆 0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